稻谷熟了之一见执念

推荐人: 来源: 时间: 2016-10-21 14:02 阅读:

【 第一节:童年无忌】

【前言】

某年某月某日,我听着周杰伦的稻香睡着了……

夏天,农田里一片绿油油的稻谷,飘带着淡淡的稻香,和雨后泥土的芬芳。

行走在山脚下的田埂上,开心的歌唱开心的四处观望。找寻对面山脚下的姑娘。

突然暴雷震天响,随即暴雨如瀑布飘洒……白茫茫一片看不到景象。

越往前走,越彷徨,终于脚滑跌下了田径,坠入了山脚下浑浊不堪水流湍急的洪流里。

我使劲乱抓,终究什么也没抓住,暴雨不减,洪水肆虐。我开始失去知觉。本能的去呼吸,却发现心口那么闷,身体那么沉。

难受都叫喊不出声音,渐渐的意识开始薄弱。在水中不断沉浮的我,听到有人着急的呼喊我的名,然后我听到了熟悉的声音,哭泣中满是急切。

只是那身影我再也看不清,也无法回应。再有那么一会儿,我想就会死去了吧……

我用力的挣扎着,脑袋一片空白,终于……满天大汗的醒来了!是梦,又是这个梦。十年了……我再次抑制不住泪流满面。

~~~~~~~~~~~~

~~~~~~~~~~~~

我叫于一见,俺爸说这名字笔画少好记好写,我生活在一个与世隔绝的小山村,,这里四季分明,山峦起伏,风景秀丽。

这里有田地数十顷,河流四五条,人家六十余户,吃的是自种的稻米,喝的都是山泉水!

这里没有电灯,没有公路,大多数生活用品都靠自给自足。

村里的人常年也只去城里三五次,比如卖农作物的时候会赶着驴子去城里,比如谁家娶亲的时候会采购东西去一趟城里,比如过年的时候采购年货会去一趟城里。

那时候,听大人讲进一次城来回要走120里山路,

六岁那年,有一天,听俺爸说我可以去读书了。那一晚我彻夜未睡!

结果、第二天迟到了,我们这属于贫困区,老师是志愿支教的,我们这儿有座山的山顶上有座破庙。

修建年代已无从考证,这是整个村里唯一的用砖砌成的建筑了,庙不是很大,只有东堂和西堂,然后就是正厅。

而我们的教室就在正厅,其它两堂就是老师的宿舍,今年我们村分配到了两个老师。老师来了,不一定会一直教下去,他们随时都会走,很多支教的老师受不了这里的贫困。有时候一个学期下来会换好几个老师。或许她们只是为了体验生活吧。

村里的房子都稀稀拉拉,东一户西一户,没上学前我们这些小家伙谁也不认识谁。

于是我在开学第一天,我认识了我生命中除家人外的第一个人--苏执念

因为迟到老师开玩笑说我比驴还磨叽全部都笑了,而她是唯一一个没笑的人。因此我对她的印象特别深刻。

大人们农活忙,第一天上学都是把孩子丢在学堂,跟老师打个招呼就走了!

上学的孩子年纪差距也参差不齐,大的十一二岁,小的六七岁。课本是募捐成套的,上完课放学是不能带回家的。作业本和铅笔,也都是写完后,去和老师换。

对我们来说,学习实在来之不易,所以我们都倍感珍惜。上课也是认真听讲生怕老师生气走掉。

就这样,我背着个小空布袋,走到了那个呆呆的望着我的女孩旁边坐下。

就这样我上了人生中的第一堂课,学了一首诗,叫做《悯农》。

那个女老师的声音很好听,是我听过最好听的声音。人又年轻又漂亮,虽然年纪小却似乎也知道什么叫好看。

转眼一看,同桌的女孩,灰不溜秋的脸蛋,枯黄的头发扎成的两个小辫子,穿着破旧补了好多补丁的碎花棉袄,还有左右穿反的棉鞋。鼻子里时不时流出来两条长短不一的鼻涕。

虽然我也有鼻涕,虽然我的棉袄也破,虽然我的棉鞋也穿反了……但是,我就是觉得她不好看。但却有莫名的好感!她的眼睛如泉水一样纯净,我很喜欢!

下课了,同学们都出去玩了,就我和她这么安静的对视着,看着彼此的眼睛。

我打破僵局问:“你几岁了,叫什么名字”

她这才眨巴眨巴眼睛用稚嫩奶气的声音说:

“我五岁半,我妈妈说,我叫,叫…”她眼睛东转西转,似乎在努力的想,吸了一把鼻涕,挠了挠头突然惊喜的说:“我叫,苏…苏执念”

“哈宝”我张口就说了一句。哈宝在我们那就是傻子笨蛋的意思。

她生气了,不理会我,然后许久之后她问我叫什么名字。

我骄傲的一扭头,看着她得意的说:“哈宝,听好了,我比你大半岁,我叫于一见”

 1/7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