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冬

推荐人: 来源: 时间: 2016-10-21 14:02 阅读:

第一节

转眼到了年末,天气一天比一天冷。一场寒流过后,骤然下起雪来。呼啸的北风像盘旋在半空的一条巨龙,肆意横扫着天地寰宇每个角落。又像是谁拿着巨大的扫帚,因为生了气,呼呼地扫得天地烟雾般的瘴气。天和地没有了界线,雪沫和寒风搅在一起,像一场疯狂剿杀,世界只剩下苍茫的白……单调,模糊。

刘德海一家三口正围着桌上吃晚饭。饭桌中央的炉火上烹煮着一大锅香喷喷的羊肉。腾腾热气像千万条游丝飞走的细龙,上窜下走,舞得满屋子的开心和满足。一家人吃得正轩。忽然听到哐……哐……哐几声巨响,房门外有人在叫喊。

七岁的小刘佳红快步从里屋跑出来打开门,门外露出老汪书记沾着雪沫的脸,脸上没有一丝笑意,更加显得他一张黑脸冷严寒酷,他问刘佳红:“娃,你爸呢?”

“在里屋吃饭呢!”刘佳红不喜欢黑脸老汪转身就跑。

汪书记朝里屋吼一声:“刘德海!”

刘德海口里含着半口饭从厨房里跑了出来,陪笑着说:“汪书记,吃饭没有。”顺手搬了一把凳子,又摸索着抽出一根烟递给汪书记。汪书记推回刘德海手里的烟,一脸严肃说:“刘德海,我找你有事。”边说边推着刘德海往侧门进了另外一间屋子里去了。好一会,刘德海和汪书记出来了。刘德海父亲满脸歉疚,连说:“对不起啊……汪书记……对不起啊……”汪书记也不应答,黑着脸出去了。

刘德海老婆郭小慧从厨房里走了出来,看见刘德海在那里发呆,问:“你饭还没有吃完呢,不吃啦?”

“不吃了。”刘德海摆摆手说。他抽出一支烟点上,一屁股坐到刚才给汪书记的那把凳子上,又仿佛被毒蜂蛰了一下跳起来,换了一把椅子坐下。

“怎么了?”郭小慧看着心神不宁的丈夫,有些紧张地问:“刚才汪书记和你说啥了?”

“他说他孙女囡囡死了,叫我喊人送上山。”

“死了!”郭小慧惊叫一声。

“小声点。”刘德海的父亲低吼一句。

“怎么就死了,前几天中午我还看见囡囡她姥姥抱着她出来晒太阳。好好的呢!”郭小慧压低嗓子说。

“谁知道怎么回事。”刘德海说。“哎,囡囡那孩子长得不错,可惜天生是个傻子。哎,也不知道你表妹薛南妮前一世犯了啥错,生一傻子就罢了,这孩子还天生有软骨病,天天直挺挺的躺在床上,得专有人照顾她。搞得姓汪一家嫌弃她们母女。”

“不都离婚了吗?还说那些干嘛!”

“离婚了囡囡才可怜啊,没娘的孩子是根草呢,这不命都没有了”

刘佳红躲在门后听了半天,这时候跑出来紧张地问她娘:“妈,汪书记家弄死了囡囡?”

“吓,小孩子别瞎说。”刘德海都急的变了脸色。

“去,洗洗了睡觉去。”郭小慧也作色道。

刘佳红嘟着嘴看着她娘,说:“我喜欢囡囡,她只对我笑。”

她娘笑了:“囡囡生下来就没笑过,怎么会对你笑。”

“笑了,就笑了。”刘佳红大声辩白。

“去去去。”她的父亲不耐烦的摆摆手。刘佳红撅着嘴跑开了。

沉默一阵,郭小慧还是忍不住担忧地问男人:“他这样巴巴地来叫你去帮忙,你不去,那不是得罪他了。这人可记恨了。”

“这是伤天害理的事,我可不干!何况,还是你表妹薛南妮的孩子。”刘德海抽一口烟,吐了,把剩余的半截烟头狠狠的捺到地上,捻灭了。

“那你不是还想生个儿子吗?这第二胎指标的事情……”

刘德海听了郭小慧的话,脸色阴郁下来。

第二节

汪子逸坐在软靠背藤椅上,他的神情似乎过于淡漠,他的左手指上夹着一支燃着的烟,右手悬吊在藤椅护手上。淡蓝色烟圈儿从他左手端袅袅娜娜挪移着,肆意布满整个房间,因为是深冬季节,门窗都紧紧关闭着,烟雾儿逃不出去,只能在小小的房间里兜圈儿。汪子逸也不知道点燃了多少支烟,他并未抽多少,也许是太过寂廖,他不停地把烟卷点着了,燃烬了,又点上。室内米白色的灯光被蓝色烟雾冲击着,像白底里翻卷着的蓝色浪花。处处翻卷着呛人气息。汪子逸就这样呆坐在房间里。手脚都坐得麻木了。他在等父亲老汪。父亲出去好一阵了,他说去叫几个人,把囡囡送上山。

囡囡静静地躺在床上。像是睡熟了。微卷的短发,圆圆的脸,皮肤似乎苍白了些。她睡着的样子是那样安静、美好。她不会再醒过来了。她醒过来会竭力睁大双眼,蓝灰色的眼珠永远朝上,疲惫地看着一个方向,她每天都那样翻着蓝灰色的眼珠向上看着,谁也不知道她在想看什么,或想看到什么。

 1/16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