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排后排

推荐人: 来源: 时间: 2016-10-21 14:02 阅读:

在听取女主人介绍她们傣族风土人情的一个小时内,他从客厅里的藤椅座位上前排换到后排,又从后排換到前排,来回的走动。这个不同往常的客人叫罗阳,年过花甲,熟悉他的人平时尊称他罗伯。今天有人叫了他一声帅哥,罗伯平静的心里头荡起了少有的涟漪。叫他帅哥的人正是这户傣族人家的女主人,一位年轻漂亮的少妇。也是罗伯多年来第一次从内心深处欣赏的一位年轻堂客。罗伯来自湖南长沙,他们家乡称妇女为堂客。他觉得这位年轻的女主人很特别也很亲切,除了用帅哥称呼他以外,还问他是从哪个寨子里来的?用"寨子"两个字来拉近他们俩之间的距离。罗伯装出专注的样子听介绍,其实早巳心猿意马。他想找些词句来描述她。他想起莫言的小说《丰乳肥臀》,但那些描述的细节是在生活粗粝的年代,显然有点不合适。他想抓住机会给她拍照,可傣族人忌讳有人在她们屋子里面拍照。罗伯只好选择一把摆在前排的小藤椅坐了下来,仔细打量女主人正在介绍的这个别具风格的傣式建筑物的内部结构∶二层楼房,客厅、厨房、卧室都在二楼。木头作梁柱,屋顶上透着风透着亮。罗伯坐在椅子上向后仰了仰,他觉得坐在这样的客厅里很舒适、坐在这种藤椅上也很舒适。他有点喜欢这里了。这里不仅仅让人感觉舒适,还让罗伯觉得这房子跟眼前的女主人一样,有点独特和迷人。

​ 罗伯若有所思,"我竟然用了迷人这个字眼,太惊奇了!"他似乎觉得年轻时的好奇心回来了。他继续环顾她家的客厅,一头连着厨房,厨房是敞开式的。另一头连着卧室,卧室的门紧闭着而且上了锁。傣族的风俗,她们的卧室是不让外人进入的,也不让外人看。卧室,那是她们灵魂安放的地方,不能被打扰。客厅摆放的电器与汉族人家无异,不同的是客厅里没有摆沙发,摆放的只有小藤椅。西双版纳傣族人家里的小藤椅子,各家各户自己动手制作,美观精致。这户人家里的客厅摆放着三十来把,前后摆了五排,用来招待来访的游客就坐。 更特别的是,客厅里摆放着她们祖祖辈辈喜欢用的银器,银盆子银碗银筷子之类。罗伯一边看,一边听讲解。他很愿意这样离她很近。忽然,罗伯意识到什么,发现他身旁的座位上都是年轻人,他还觉得有人用异样的眼光在看他。他回头看了看坐在最后一排的同伴,只见同伴也在一边听介绍,一边观赏这傣式房子的独特风格,并没有在意他。"装!也许早在心里讥笑我了。"罗伯一边嘀咕一边离开了他不情愿离开的前排座位。

​ 坐到后排后,罗伯后悔了。"我为什么不可以坐在前排呢?""前排后排就坐不分男女老少。"他在心里自问自答。"我还是要坐前排去,没有人会用异样的眼光看我,我也没有什么不自在的。"他嘟囔道。可是,罗伯起了一下身子又坐下了,他有点犹豫不决。 自从做了爷爷后,罗伯每天就像在工厂的生产流水线上工作,按时完成他家堂客制定的每道工序的工作任务。接送孙女上幼儿园,晩饭后陪同孙女散步。还有分工做的家务活,洗碗,拖地板等等。即使上商店或超市去买东西,也是来去匆匆,在年轻的女菅业员面前,他从不说一句多余的话,更不会像年轻时那样有意去观看评价年轻女性的装束和打扮。也没有人像今天这样,主动地介绍她的穿着,让他了解她们民族服饰的特色和风格。罗伯觉得女主人的穿戴,束发,短衫,简裙,系一条银腰带,把自己装扮得十分娇美。他想走到前排去观赏。"可是灬"他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毕竟是做长辈的人,观赏年轻女性的装束打扮不宜处在众目睽睽之下,还是坐在那些年轻人后面更合适。"他又这样想。

​猫多哩,女主人喊罗伯前排就坐。傣族人称先生为猫多哩,称女士为烧多哩。他欣喜地接受了她的邀请。他不再犹豫,他没有了那些多余的顾虑。实际上没有人在乎他坐前排还是坐后排。她从银盆子里舀了一杯水给罗伯,也招呼大家都去喝一口她昨天装在银盆子里的井水。"银盆子盛装井水,起到杀菌消毒的作用。喝了这种水对感冒,腹泻有疗效。"她介绍说。"特别是这位抽烟多年的猫多哩要多喝这种水,它既可以治疗咽炎,还可以去除口中的烟味。"她指着罗伯说。他微笑地站了起来,整个团队的猫多哩只有他抽烟,所以受到了特别"关照"。他很乐意。他接过水杯,连喝了两口,望着她频频点头。这水甜甜的,凉凉的。罗伯喝了这水后觉得咽喉舒服多了,不,是心里特别地舒服。这回觉得他像年轻时那样有了那么一点点自豪感。"真的,我还不觉老,她也不会觉得我老了,也许还真觉得我有点帅气。"他越想越觉得这水甜甜的。越来越觉得坐在前排好爽。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