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是一个人的兵荒马乱

推荐人: 来源: 时间: 2016-10-22 14:03 阅读:

小时候无比奇怪的爱情观:

如何判断一个人是否喜欢你?很简单啊,让他去摸仙麻草。如果他敢摸,毫无疑问,他喜欢你。如果他不敢,那你自作多情了。这是相当长一段时间存在在我心里检验真爱唯一的方法。

◆◆◆

01

读小学的时候,我家住在山下。山里有奇奇怪怪的植物,我能叫得上名字的只有可怜巴巴的那么几个,仙麻草算其中一个。后来搬了家,很少再去山里,可对山里的仙麻草一直记忆犹新,因为它有关暗恋,一场浩大的无疾而终的暗恋。

小时候班里来了转校生,从城里回来的帅哥,干干净净的,清新脱俗,全身上下散发迷人的魅力,跟一众灰头土脸的乡巴佬立马形成天壤之别。

班主任向大家介绍他的时候喜笑颜开,一副活了几十年终于在这鸟不拉屎的小地方捡到金娃娃的得意模样。

那天经班主任的口所有人记住了一个名字: 杨钰。那天所有人都想起一种最常见的蔬菜: 土豆。

杨钰带有一种乡下孩子少有的灵气,他什么都懂,待人接物更是谦卑恭顺。他时常穿戴整洁,脸白白净净的,白球鞋也永远像刚买回来一样干净。我喜欢他穿的所有衣服,因为乡下没有那样新奇又好看的款式,他的衣服,都是从城里带回来的。

上课有女生不断地偷偷瞄他,下课有女生围着他娇滴滴地调侃: 杨钰杨钰,我是土豆啊!

我是杨钰的一枚忠实小粉丝,对他崇拜到不行。我讨厌所有活的会动的女同学,尤其讨厌憎恨有事没事就想尽办法跟他搭讪的漂亮女同学。

语文老师让杨钰当科代表,以便随时关照他,数学老师在杨钰答错问题后一副对他千万打不得也骂不得的和蔼样子。教育局有人来检查,班主任便提前将杨钰的作业本放在最上面,以撑门面。

后来我想,所谓男神大抵也就杨钰那样了,总有一群女生爱慕着,总有一批男生羡慕着,总有老师的偏袒,总有机遇的青睐。

总有一帮女生默默地暗恋。

02

暗恋杨钰的女生数不胜数,高年级大龄的,低年级鲜嫩的,清新脱俗的,花枝招展的,美丽动人的,聪明伶俐的,也有丑到一发不可收拾的。但凡是个女的,就不免会对杨钰“图谋不轨”。我属于没有颜没有才也没有个性的那一拨,但是绝对算得上芸芸暗恋女里最有心机的那一个,小小年纪,情商真是杠杠的。

杨钰老家离我家不远,走路也就二十几分钟。上学途中要经过他家,所以每天去学校时我提前出发躲在草垛后面,远远地窥探着他家大门口,只要杨钰一出门,我便一个箭步冲上去,默默地跟在他身后并且装出一副我们真的颇有缘分的样子。他回头微笑着问我: “怎么这么巧啊,每天上学出门都正好碰见你。”

“就是,好巧啊。”我低着头一副羞嗒嗒的样子。

你以为的巧合,大多数情况下都是另一个人用心良苦的结果。

所以我用心良苦制造了整整一年的“偶遇”,整整两个学期的“巧合”。

杨钰跟我说话时我最直接的反应永远都是脸红心跳外加异常激动和紧张,我从来不敢抬头直视他,他的眼睛里有太多的东西,对于懵懵懂懂的我来说那是一种铺天盖地的吸引,足以造成我排山倒海式的自卑。

第一次感受到杨钰的关注是在一个炎热的午休时间,我满头大汗,他递给我一根冰棍,黄色的那种,一根一毛钱,我没舍得吃,藏在桌兜里,化掉了。后来想想那应该是比几百块钱的哈根达斯都要好吃的。

周末杨钰破天荒地跟他最好的玩伴儿刘彬过来找我玩,我们一起路过山里的仙麻草,我抓住机会一手叉腰,一手指着那一片仙麻草吆喝: “谁敢去摸一下仙麻草我就跟谁玩陀螺。”

刘彬二话没说跑过去抓了一把,瞬间被仙麻草蛰到哭天喊地原地打转。杨钰还不认识乡下的仙麻草,不知道仙麻草有比蜜蜂更可怕的蛰人功能,他看着刘彬被“怪草”“咬”伤后捂着手痛得直流泪的样子吓得默默后退了几步,丢下一句“好恐怖,我不敢”就转身逃之夭夭了。

那天我真真切切确定一件事: 杨钰不喜欢我。

可是,不喜欢又怎么样?暗恋还得继续,毕竟,那个时候的我就是那种拿得起但是死活放不下的人。

杨钰第二次来找我玩的时候,没有刘彬。我们再次经过仙麻草,我又一次萌生了试探一下的念头。

“杨钰,你敢去摸一下仙麻草吗?”我满怀期待问出这句话。

我心里最执拗的想法永远都是如果他喜欢我,就会听我的话勇敢去摸仙麻草,哪怕明明知道会受伤,他也会义无反顾做我一个人的英雄。可就算他豁出去敢摸,有表明心意的举动,其实我也会拦着。事无巨细,要的只是态度啊。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