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垠之未

推荐人: 来源: 时间: 2016-11-02 14:02 阅读:

第一章

1990年,我妈十六岁,貌美如花,因为耐不住村里穷,跟着她青梅竹马的老相好大锤私奔了。

后来才知道,大锤不是要跟她去城里过好日子,而是把她给卖了。

卖给了一个杀猪的屠夫。

我妈抵不过命运,被买她的屠夫给强奸了。

这个强奸她的男人,是我亲爹,但我从不知道他姓什么叫什么,因为他强奸了我妈以后,就因为杀人被判了无期徒刑。

16岁我妈自己还是个孩子,又大着肚子身无分文,走投无路只能又回到大山。

那时候的广东窝里乡,民风最嫉恨不守贞洁的女人,更何况她还大着肚子回来。

外公外婆对她冷嘲热讽怨她给家里丢人,让她带着肚子里的野种要多远滚多远。

当时我妈遭受白眼谩骂,简直活不下去,最后被村里一个出了名的三十岁男人捡回去。

他叫魏平(贫)。

人如其名,家里一贫如洗,打了一辈子光棍,可他有间歇性精神病,一发病就暴打我妈,好几次差点把她打死。

1992年我妈被打到早产,生下了我,给我取名魏未。因为她不知道我的降生,未来会怎么样,一切都是一个未知数,但是还是希望我能够成为她未来的希望,可我一出生就体弱多病,是个赔钱货,家里穷的饭都吃不上,但我不知道,我其实不是她的希望却是她一生的耻辱。

从此,我们一家三口成了全村,乃至整个窝里乡的笑话。

我妈在外面偷汉子很出名。她偷了汉子换了钱回来我爸就把她往死里打,打完抢了她的钱出去赌,我爸嗜酒好堵又顶着天底下最大的绿帽子,而我,就是他们口口相传,又为人唾弃的小野种。

98年,我妈实在受不了这种日子,跟村里一个汉子跑了,这次再也没回来。

这个汉子有钱,可把家里的钱都卷跑了,抛家弃子,全村人把责任都怪在我头上,骂我们娘俩是一对骚狐狸,怎么不早死,祸害的全村都跟着抬不起头来。

我爸看着我更跟看眼中钉一样。

恨不得扒了我的皮,喝了我的血。

但我太小了,只能躲在草窝子里挨打,哭着喊疼,那时候的记忆最深刻,恨不得就被他打死算了。

2002年,我爸的精神病越来越严重,发疯的时候祸害的全村人不得安宁。

有一次,他跑到陆家把陆家给砸了,骂那家的娘们不知道管着自己男人,害得我妈跟她男人跑了。

姓陆的一家原本就对我和我爸恨之入骨,我爸砸了他们家又赔不起,就把我扣在他们家给他抵债。

其实是想变着法的折磨我,打心眼里瞧不起我。

姓陆的老婆叫王翠花,有一个比我大三岁的儿子叫陆沉。

因为我妈把她的男人拐跑了,他们对我恨之入骨。

让我给他们端茶倒尿,伺候他们饮食起居,做不好就打我,我的一只耳朵,就是在这个时候被陆沉一巴掌给扇聋的。

……

那是2004年冬天,我端着热水给陆沉洗脚。

因为水太热,他一脚瞪在我脸上,然后紧接着踹翻了那盆热水,水淋到我头上,火辣辣皮肉都要翻开了。

我护住自己蹲在墙根,忍着疼不敢哭出声,我能感觉到陆沉的眼睛一直盯着我,让我毛骨悚然。

“死过来。”他坐在床上,虎视眈眈望着我。

我不敢不从。

忍着疼低头慢吞吞挪步过去,视线所及之处,是一地的水渍和被打翻的洗脚盆,我害怕的直哆嗦,心如死灰,感觉陆沉一定会让我把地上的水舔干净,亦或者直接打死我。

可我太天真,他非但没怪我,反而开口道:“衣服湿透了,脱下来!”

我不知他为何忽然这么关心我,一时楞在当场。

我的眼睛是那种勾人心魂的美丽,从前因为自卑我从不敢直视他的眼睛,此时我在错愕中抬头,眼里蒙上一层水雾,楚楚可怜望着他。

可他却仿若怒极,骂我是只小妖精。

小小年纪就学会了勾搭他!

十五岁的少年,浑身都炸开了似的,不等我反应,像饿狼般张牙舞爪朝我扑过来。

我瘦弱又惊慌失措,躲不过他全身迸发出来的蛮力,片刻就被他压在床上。

陆沉撕开我破旧的花袄,又要去撕我的棉裤。

昏暗的烛灯倒影出他阴森恐怖的身体轮廓,在漆黑一片的夜里,不知为何,我被他眼底不同以往的猩红刺激到,拼了命似的开始反抗他。

阴风冷嗖嗖的吹打在窗户上,夜晚罪孽深重,铺天盖地的黑暗笼罩在我的世界里。

“别碰我,你别碰我!”

我开始嚎啕大哭起来,抑制不住的委屈和害怕,让我极尽崩溃。

 1/7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