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回杨信和绵阳显丧命杨庆满嘉川枉断手

推荐人: 来源: 时间: 2016-11-09 14:10 阅读:

第二十九回 杨信和绵阳显丧命 杨庆满嘉川枉断手

词(思远人)曰:

同窗同乡相见晚,千里念常客。人穷情尽,乡音无信,病患怎生得?汤水不进泪干滴,人如柩棺墨。风送亲人来,情到浓处,回生有喜色。

上回说到李再育、杨正富奉命到朝天借枪未遂,三天后拆出朝天,带队经江油到成都接受军训。一路杨卫东等武训人员,都埋怨李再育、杨正富决定在朝天停留太久,牢骚滿腹,互相争辩,漫无休止......

下午六时半,两辆汽车驶进江油车站停下,因車上武训队不停的争论指责在朝天多停留时间的错误,杨正富、李再育一时讴气,不管武训队,暗中给文艺队一行四十人打招呼连夜到绵阳接待站吃住,下车后借故帮文工团搬运演艺器材,大声对武训队一行80余人说,到江由县文革小组办公室住地,联系吃住。杨卫东等武训队乱糟糟一伙窜上街头。。。

杨正富、李再育及文艺队迅速直到火车站,献上司令部证明,顺利搭火车到了绵阳县招待所接待站,汇合了原住人员,吃住舒心,安逸地睡觉。。。

再说杨卫东一行武训队人员,乱哄哄一行在江油街上东瞅西看,漫无纪律,鋪店老板早有戒备,及至来到江油县文革办,说明求食求住的来意后,因没有证明手续,且杨卫东素来说话爱带吧子,一个工作人员出来看了一片,八十多人旣有成年人,也有青少年,旣不象学生串联队,又不像难民人,持怀疑态度时不紧不慢的说,要吃饭到街上饭店去!要睡觉住旅馆里,干吗跑政府文革办滋事?杨卫东大声说:“老子们是为保卫毛主席逃出来的!走州吃州走县吃县这是毛主席说的!”这工作人员火了,一边给县中队打电话,一边请示绵阳军分区。瞬间县中队来了九个带枪士兵站在县文革办保护,一个连长同时向他们宣读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关于禁止抢夺人民解放军及其武装部队枪支的命令。经过详细询问,知道他们是武训队的,更加加強了戒备,后经祖文质反复解释,并定下不滋事的保证,最后将全体人员送进了收容所......

五月一日上午准八时,绵阳接待站传来绵阳军分区电话,点名要苍溪1226司令部杨正富、李再育到军分区办公室谈话。李再育、杨正富立即起程,九点准时来到绵阳军分区办公室,藏裕司令员一行五人早以坐在办公室内学习毛主席语录,藏裕司令员一见杨正富开门见山就说,小鬼你很踏实,上次我批准你设立一千人接待站,你们实住八百零二人,秩序良好,无人滋事生非!很好!今天找你二人来,就是祥细询问一下你们组织的武训队昨晩在江油县企图滋事的情况,并由你们俩同分区分派两名干部前去江油确认后,由你们领回绵阳统一管理,同样不准滋事生非!能做到吗?

杨正富认真地向藏裕司令员阐明情况后,坚定地向藏裕司令员保证:坚决做到不滋事不生非!十点杨正富、李再裕和分区的李茂、辛向龙一同乘坐军分区红旗牌小轿车来到江油县收容所领回了杨卫东、杨禹清、罗大洋等八十四人武训队人员,安置在绵阳招待所接待站一起食宿......

十天后,杨卫东自恃自己的亲哥是家乡双石村的支部书记,就怂恿在党内有亲戚靠山的罗大洋、杨禹清、杨正海一起逃回了老家......

正是:

出言不逊生祸端,话不投机六月寒。只因共事志不一,心存妒嫉仇如天。

分道扬镳因果起,敲敲碰碰数十年。繁复社会皆如此,剑英捕杀李进案。

不说杨卫东、罗大洋、杨禹清脱离組织逃回老家。且说杨正富在绵阳闲住十三日,受司令部和绵阳军分区指派,每隔十五天将外流人员分布情况统计上报,走遍了整个绵阳县城所有单位、厂矿。这一日来到七五六厂门卫传达室了解是否又新到的苍溪人,恰遇苍溪东清武训纵队寇得荣等三人说是他们在梓桐造反派手中获赠一挺重机枪,现机枪机芯坏了,须请七五六厂造反派协助修理。在等人闲聊中,寇得荣听杨正富口音后问道:“你是东溪区人罢,知道土门乡吗?”“知道!我就是土门乡人。”“哪你认识一个名叫杨信和的高中同学吗?矮矮瘦瘦的!”杨正富一回忆,土门乡近两届高中同学只有八人,唐建珍一个女生因父亲是地主不敢涉身文革派别,其余几人都在武训一纵队,唯杨信和没在一纵,半年多竞忘确了!于是迅速答道“认得!他人在哪儿?情况怎么样?”“据他说,他去年与他斑同学王东一路潜出,未找到同乡,就在我们纵队,最近不知怎的病了多久,突然卧床不起,我们军训忙,又无人照顾,司令部及武训队又无医疗队,要救治必须进医院,住院又无钱,只能自己扛着!”“那他现在哪儿?”“就在我们住地绵中附小!”“那你领我一起去看他吧!”“你自己去吧,我们还要修机枪呢!”

 1/4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