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双城孤影·第三章:落水狗

推荐人: 来源: 时间: 2016-12-15 01:25 阅读:

杨大侠 作品

30年前,刘起还未出生;而1987年的11月,是张玉芬怀上刘起刚好两个月的时候。

那一年,邓小平会见了西班牙、南斯拉夫、意大利等国领导人,大力推行发展生产力的改革开放;那一年,费翔在春晚唱了《冬天里的一把火》,5月,这把火烧了大兴安岭,成为建国以来规模最大、损失最严重的火灾;那一年,王杰发行了《一场游戏一场梦》,摆脱了籍籍无名的创作之路;那一年,《义务教育法》还未在柳城普及,很多哥哥姐姐都到了7岁、8岁才上一年级……

这些或传奇、或砥砺人心、或代表落后的往事,是刘起对1987年的零碎印象,没想到,这些印象,居然在今天成为了他触手可及的现实。

“小兄弟,外地人吧?过来吃个早饭吧!”正当刘起兀自苦闷彷徨之时,包子店姚老板的声音传来,冰冷,阴沉。刘起抬头看老板娘,她一脸微笑,但却是阴冷的笑。

这不是印象中的姚老板。在刘起的记忆里,姚老板真诚、朴实,即便用剩下没卖完的馒头打发要饭的叫花子,她也是一脸温暖笑意。

犯怵之际,刘起还发现一个问题:蹦蹦车和老李已经不在了,自己正站在横跨柳城县的砂石雪地上!但自己全然没有下车的印象。而且就算下车,道别的感谢,自己肯定不会忘记说;身上披的绿袄,也不会不还给他。刘起狠狠掐了自己左腕上结痂的伤口,伤口破裂后流出的鲜血,以及钻心的疼痛,给了他致命的绝望感:这不是做梦!随即,肚子发出两声“咕咕”的叫唤。饥饿伴随的疲乏感,彻底打消了幻觉的侥幸心理——幻觉和睡梦,有惊恐,有美好,但不会有疼痛和饥饿。

刘起双目无神、一瘸一拐地走入姚氏包子铺坐下,用手撑住额头;额头伤口的痛楚,又让他将双手抽离。他想起《源代码》里的柯尔特,在一觉醒来后,如同自己一样,面对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刘起的瞳孔猛然放大:莫不是——

我穿越到了一个平行世界!

不,不可能!那只是影视和文学作品里的东西,是高于三维空间之上多出来的空间差距产生的东西。而目前的(2017年)物流学已经证实,宇宙只是一个三维空间,科学也证实了平行世界的不存在。

但是,包子铺的姚老板,远山处的朝阳,遍地的银装素裹,以及零落分布、高低不齐的土墙黑瓦,却又是那样的真实,除了一点:朝阳透过店门,洒在桌上、脸上,自己并未感受到一丝温度,反而有些许寒冷,如同姚老板笑脸上的阴冷。

此时,姚老板将一碗豆浆、一笼包子递给他:“一脸的血渍、伤口,赶夜路冻的吧?快吃点东西,暖和暖和。”她随即眼睛一亮:“咦,你长得好像老街里那个‘死人脸’刘牧啊,你是他远房兄弟吗?”声音里充满惊奇,但没有丝毫感情色彩。

刘起打了个哈哈,微微皱眉。刘起是国字脸、圆眼阔鼻,两道浓眉微微倒竖。他的长相随父亲刘牧。刘起记得,柳杨县的太阳很毒,即便阳历三四月,也能在人的皮肤上蒸出一层汗珠,与此刻毫无温度的太阳截然相反,因此他的皮肤呈古铜色。而且,刘牧在县里的人缘一直很好,他不苟言笑,邻里都称他为“木头脸”,记忆中那个性情温和的姚老板,更不会称他为“死人脸”。

刘起没有再理姚老板,咬了一口包子,包子是冷的。他皱着眉又喝了一口豆浆,豆浆也是冷的。刘起把姚老板叫过来说明情况,姚老板粗鲁地操起豆浆,喝了口,“不冷呀”,复又尝了一口包子,“这分明是热的。小兄弟你不是成心讹我吧?”

迎着姚老板愠怒而冰冷的目光,刘起心中打了个寒颤:一切都太诡异了!他走进包子店厨房,厨房有一个蒸包子的蜂窝煤炉,一口煮豆浆的铁锅,和另一口煮面的铁锅,铁锅里的豆浆和面汤沸腾着直冒泡。刘起把手伸到豆浆上空,没有一丝温度;他又把手靠近燃烧的蜂窝煤旁,照样冰冷;蜂窝煤的火不是红色的,而是冷色调的蓝,炉上的蒸笼,冒着丝丝冷气。

刘起感觉自己快崩溃了,这到底是自己的触觉失灵了,还是这座城的问题?他把手背贴到额头上,额头的热量让刘起这才发觉,自己的双手已在接踵不断的惊吓中变得冰冷。他松了口气,转过身,又立马紧张起来:姚老板、两名伙计、吃早饭的客人都围在屋外,阴沉着脸,如同看怪物一样冷冷看着他。

刘起慌忙摸出钱包。拿出一张经过了河水、暴雨和风雪洗礼后又被体温烘干的50块钱,颤抖着手递给姚老板:“给,饭钱。”听着自己跟着颤抖的声音,刘起觉得自己可恨又可怜。只一天时间,自己如同变了个人。他恨现在这个担惊受怕、六神无主、见风就是雨的刘起,但他更害怕找不回从前那个自信、理智、正直的自己。

 1/4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