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五)伤心的一幕

推荐人: 来源: 时间: 2016-12-30 00:45 阅读:

“淇淇,我已经来到厂后面的那块空地了,等你。”丁淇还在吃早餐时,她的手机就响了,传来了一条新信息。

“谁啊?清早就给你发短信。”妈妈边喝粥边问道。

“哦,凌,凌骁,他说去跑步,我等下也去。”丁淇没有一丝撒谎的余地,只能实话实说。

“你也要去?一起跑步?”她加大了分贝,似乎是不敢相信。

“对呀,妈,我难道就不能去跑步吗?”丁淇疑惑地看着她妈妈。

“跑步锻炼身体,淇淇去吧。”老丁漫不经心地说道。

丁淇往嘴里塞了个馒头,鼓起腮帮子,从喉咙里发出了一声“嗯。”

她没带运动衣,只好穿着短袖和牛仔短裤,离开了宿舍。

刘姐神经兮兮地对老丁说:“她不会和凌骁之间有什么吧。”

“那是他们的事,我们少管一点,即使真的在谈恋爱,也管不住的。再说了,淇淇很快就要走了,能发生什么?”

“我感觉她昨天晚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好像是有谈恋爱的迹象。”

老丁停顿了一会,说:“别太紧张了。”

当丁淇穿着运动鞋,开心地来到凌骁所说的那块空地时,顿时被眼前所看到的一幕愣住了。

凌骁正和厂里一位穿着时尚性感的女孩说说笑笑,跑跑跳跳,那女孩就是大家公认的厂花王蕾。

丁淇觉得这是一种莫大的讽刺,他叫她来,是想要她看到这些?那么,昨天的情书又是怎么回事?难道这是他故意策划出来的一场戏剧?

她感觉到胸口很闷,像是有什么东西要喷发出来而出不来,只能堵塞在那里了。想上前拍他一巴掌?可是连愤怒的资格都没有。她凭什么就能靠着几句不知真假的话,而选择相信他的爱?她凭什么就能抹掉他之前的那些经历,而相信他会因她停留?

丁淇默默地转身,逃跑,想要逃掉这一场荒谬的骗局。可为什么,眼角会有泪滴不听使唤地掉落下来?眼睛迎向天空上正徐徐升起的太阳,会不会使不争气的眼泪蒸发得更快一些?

还没开始迈出第一步,跑步就已告终。如同他们还没有开始的爱恋,就已经自动结束,连一句分手都不需要宣告。

丁淇不知道是怎么来到厂里面的,只希望那条路能走得久一点,久到她能处理好心中的这些杂念与情绪。可是在没有面对当事人之前,又怎么能够彻底理清头绪?

她以为看到他的时候,会当面质问以寻求一个答案。或者她以为可以做到很冷静,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只需要看他如何一个人把这场戏自导自演完。

然而,当他一副失望的样子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她不冷不热地说:“哦,我今天起来晚了,没去了。”

他又失望地转身,背后传来了一句:“以后我也不会去了。”那声音,冷得不像话,使他在这么热的天里打了一个冷颤。

丁淇以为她会很得意自己那强装平静的表现,就当做是一种隐形报复。可是当他说完这句话,在原地站了三秒钟之后,就决绝地,落寞地离去。她的心隐隐地作痛,痛到连呼吸都已经不顺畅,一定是心脏和肺挨得太近的原因吧。

她明明知道有些东西不必去探个究竟,因为到头来只是一场咎由自取,但她还是想要通过旁人去打听他和那女孩的关系。她在自己的位子上练习了好多次的微笑,终于觉得可以淡定地去问了。

她拿着一件衣服笑嘻嘻地坐到张阿姨面前,阿姨很开心地说:“今天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吗?”

“嘿嘿,我马上要走了,舍不得阿姨呢。”丁淇嗲嗲地说。

“是吗?我觉得你会更舍不得一个人吧。”阿姨笑眯眯地说。

原来,他们之间的那点算不上什么事的事,都被这些大人们看在了眼里。丁淇只好顺水推舟,“阿姨,那个,我问一下哈,凌骁有没有和咱们的厂花谈过恋爱?”

“谈过啊,这个我们都知道,但是是很久以前了吧。前段时间是和肖小燕,但最近不是都没有……”

“我知道了,谢谢阿姨。”

丁淇在张阿姨充满好奇的眼神里回到了座位上。如果说昨天是因为太激动而不知道怎么度过的,那么今天就是因为太难受而不知道时间原来可以如此煎熬。

或许对于准备恋爱或者正处于恋爱中的人,眼里容不下一粒沙子。因为爱情本来就是一件很美好很圣洁的事情,容不得一点污辱或欺骗,所以爱情也是很脆弱的,脆弱得连让人重新面对的勇气都没有。

如果误会不解除,如果他不说,她也不问,那么他们之间再也不会有回头的机会了。因为离她走的日子,只剩下十天。这十天一过去,快乐的,或悲伤的事,都将遗留在这里,带不走,也不必带走。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