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子(壹·瓶中梅)

推荐人: 来源: 时间: 2017-08-14 09:14 阅读:

“西楼,几案上的梅花是何人送来的?”

青衣淡淡地瞥了一眼那开得正盛的一枝红梅,问了身旁正为他束发的小侍一声。

“主子,你是不知道,那梅花是今日来听你唱戏的徐公子送的,他是知府大人的独子,这梅花西楼也就只好接下了。”

“原是这样,既然他想送,就让他送罢。”

青衣虽为这禹州最负盛名的旦角,但在对上那些权贵时,也只有顺从这一条路选。不过他生性温润,对外从来都是翩翩谪仙。加之青衣肯安安分分地待在戏班子里唱戏,平日对人也不坏,倒是很少有人给他找麻烦。至少在这个地方,还没有人在明面上对青衣动手脚。

“主子,你平日里不少都不收这些东西的吗?这次,会不会有什么麻烦?”

青衣没有多说,只是盯着那个画了山水的梅瓶。瓶上提了一行小楷:山有木兮木有枝。青衣暗暗地松了一口,还好那徐公子没有把接下来的那一句‘心悦君兮君不知’给写下来,给他留了余地,否则,这事情没那么容易解决。

“西楼,去给我研磨。”

西楼虽然不解自家主子的意思,但是,还是规规矩矩地答了话。

“是,主子。”

青衣提了笔来写字,他用的字体俨然是草书。

“若是明日徐公子还让人送梅花来,你就让那个送梅花的人把这张纸带给他。”

西楼闻言便把那张还算上乘的宣纸叠起来,仔细收好了。

第二日果然不出青衣所料,又有人来送梅花了。西楼把东西给了那个小厮,让他转交给徐公子。西楼也在暗暗猜想那位徐公子接了主子的笔墨会作何感想。

“这青衣倒是个妙人,去给本少爷好好查查他的底。”

底下人接了话,一言不发地出去了。

那位徐公子却在无旁人之时,嘴角微微上扬,一声感叹也随之发出。

“好一个‘山有木兮木有枝,枝有叶兮叶有植。’本公子倒是对你很有兴趣。”

下午的时候,戏楼的二层的看台上就多了一位宝蓝色衣衫的贵公子。

“那位新来的客人,可是徐公子?”

西楼默叹,主子果真是神机妙算。

“不出主子所料,正是徐公子。”

青衣听着西楼的回话,眼神却紧紧跟随着那位正朝着他走来的徐公子。

三千青丝裳青色,万种风情欲风瑟。

蓝衣才子执扇来,剑眉星目神自在。

前者是徐公子形容青衣的,后者是青衣形容徐公子的。

只是两人的对话却难以捉摸了。

“青衣,瓶中梅可美?”

“徐公子,瓶上意更美。”

“不过一戏子,竟有此才。”

“只是一戏子,枉得此才。”

西楼在一旁听得愣愣的,在回过神之后便自觉地退了出去。

而候在门外的戏班子的班主,看着西楼一脸的茫然,却是着了急。

“里头怎么回事?青衣和那位爷没过节吧?”

反观西楼,还在云里雾里,一问三不知。

班主也没办法,只好先让西楼下去。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