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个生意

推荐人: 来源: 时间: 2017-08-19 00:09 阅读:

1

灯光柔和明亮,无论什么时候都能给人温暖的感觉。我在灯光下静静地看书,外面的风徐徐地吹来阵阵凉意。这一刻我已将心静了下来,在文字里儒养,只希望这份静谧不被人打扰,做一个安静读书的人。

她突然的站在我面前,又见到她脸上的美丽,善良,温柔,以及一双明亮的大眼睛,我的心海突然的波动起来,不知道是欢喜,还是愤怒。

这几天我日日在路上等她,任我怎么等候也不见她的踪影。等一个人的时候,时间很长,分分秒秒都叫人牵肠挂肚;等一个人的时候,时间也是最难熬的,深深地感受到度日如年。她如同人间蒸发了一样,踪影全无。只看到她的老公出来买菜,买点心,带着两个孩子出来玩。之前这些细碎的事情全是她一个人做。如今,她在家里不出来,是有事?还是到哪里去了?我不愿向坏的方向去想,我情愿她是这样的。

其实。人与人之间是微妙的,有些事即使不说出来,心里也会感应到,这或许是人与人之间的一种默契,是心与心之间的传递。总之她忽然的不见,这里面肯定有文章。

她是在有意的躲着我?我隐隐的有一种担心。

事情还得从头说起,前几天她来我这里找房子,告诉我她租的房子要到期了。房东不给她续租,没办法,只得重新找房子。外出打工的人难,租人家的房子就是这样,有时钱捧在手上,人家房子也不租给你,是人家房子,叫你搬,你就得搬。于是,她来我这里找房子。与我而言,这是好事。我热情地带她看房子,不问太阳有多晒人,我也不管不顾的陪着她看了几户房子。可惜,她都不满意,她告诉我:

“家里衣服多,被絮也多,那几户房子里的柜子太少放不下,房子差一点没关系,里面没有 东西不要紧,就是要柜子多。我家的儿子,媳妇一套套的衣服没地方放。”

“哦,知道了,你明天来再带你去看看,还有一套房子。”

“柜子多吗?”她笑了,眼睛里又流露出新的希望。

“多,保证你满意,空间又大,柜子又多。”

“好,我先走了”她嘴角露出了笑容,转身回去了。

今年的夏天很热,气温高到41度到42度,人都热的不敢出来走路。我擦去额头上的汗水,在心里默默地祈祷,但愿明天她能看中。但愿这个生意能成功,以解我生活费用的燃眉之急。夏天我店里的生意很萧条,连吃饭的钱都不充裕。明天生意若是成功了能有一笔可观的收入。我默默地祈祷,祈祷明天一切顺利。

第二天中午的时候,她来了,站在我面前未先开口,先微微一笑,眼睛里闪烁出柔和善良的光芒。

“现在可以看房子吗?”,

“可以,我现在就打电话叫他过来。”我望着她,点点头。

事情倒是挺顺,电话打过去就通了,跟她约好10分钟后在房子那里见面。

我与她聊了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时间过的很快,没说几句话10分中便过去了,我们起身向他的房子走去。房子不远,几分钟就到了。他还没有来,我们便站在路上等他。中午的太阳很热,明晃晃的直谢下来,还好我们等了一会儿他来了。

他是一个残疾人,两条腿跟个软丝瓜子一样,又小又不作力。走路两条腿在地上一崴一崴的。我们看到他心里还有点不自然,他一点心里芥蒂都没有,是岁月把他磨炼成不再介意自己的不足,不再去想别人是怎么去看他。他很自然地下车,从口袋里掏出钥匙,一步一挪地去开门。我们跟在他后面上了楼,房间宽宽大大的,我的客户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看了一遍。他也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解说着。房子看过了,她没有异议,便对我说:

“我把我媳妇叫过来看一下。”她望着我:“我没有手机。”她看看我又看看他,“我是满意了,现在就看我媳妇的,如果她满意,我就把这个房子租下来。”

我点点头,把电话递给她。电话很快通了,她跟她说了几句,我没听懂,只听到最后一句,这房子不错,你过来看一下,我们等你。我们一边等她的媳妇,一边再细细的又将房子看一遍。

2

夏天的天气很热,若是房子里没有人住,里面会显得更热,我们几个人在在里面不一会儿脸上就爬满了细密的汗珠,如果不是为了租房子,我才不高兴站在这里受罪。

这一刻,他,房东很忙,一会儿领着她看阳台、一会儿看厨房间、又一会儿是卧室,都作了细细的介绍。他虽然残疾,却很会说,处处显示出能干,精明。一般常人的口才与头脑好像都逊色于他。不说别人,我就没他会说,这里说话的主动权都被他抢占了。房子里只有他滔滔不绝地说话。我们好像也只有听的份。

 1/7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