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丫啊,二丫

推荐人: 来源: 时间: 2017-08-31 12:33 阅读:

1

陕西米脂县以盛产美女而闻名中外。河北红城县东边有个西流水村,也因为村里的姑娘一个比一个长得俊而在全县闻名。进入二十一世纪后,村里最俊的姑娘要数村东头王奎的两个闺女了,大闺女名叫王小丫,二闺女名叫王二丫。虽然两个闺女都俊但俊得不一样,如果说老大是挺拔的白杨,那么老二就是扶风的弱柳,如果说老大象一朵热烈的红牡丹,那么老二就是一枝冷峻的野玉莲。不过王二丫自从上了大学后,嫌二丫这个名字太土气,就自己改名叫什么王尼娜了。自从改名王尼娜后,确也“尼娜”起来,从发型到衣着,从言谈到举止让城里人见了都会自惭形秽,放假回到老家也是一口港味十足参杂着外语单词的普通话。她的理想是毕业以后留在省城到一家报社当记者。可命运却跟她开了个不大的玩笑,看模样好几家报社都相中了,可是一对话,一考试,没有一家报社聘用她。省里的报社不用,市里的报社也不用,最后连县里的广播电视局也是“研究研究”,后来也“研究”地没有了音信。最后只好先回到西流水村。

王二丫,不,王尼娜,她的姐姐王小丫,没有上大学,连高中也没上,本来她跟妹妹一起上初中,中考的时候,她的成绩比妹妹还要好,可不幸的是就在她们双双拿回高中录取通知书的那天,他们的父亲王奎在灶火门前烧火帮老伴做饭时,一不留神一头栽倒在灶火坑前,起来后就嘴歪眼斜,半个身子不能动了,老汉中风了,连话也说不明白了。最后王小丫跟妹妹商量:“妹妹,看爹成了这个样子,妈的身体也不好,我看咱们这高中就别念了,在家干活、挣钱、给爹看病吧。”妹妹王尼娜还没听姐姐把话说完,就“哇”地一声,哭起来了,坐在炕上,伸开两条长腿,两个小脚丫倒替地搓着炕席,说什么也要继续上高中,考大学,要出人头地,要永远离开这个穷山沟。没办法,当姐姐的王小丫只好让妹妹去上高中,自己留在家,种地,照顾爹娘,养猪挣钱供妹妹念书。

谁也没想到,这王小丫养猪养成气候了,先是养三口,后来养六口,可是卖猪挣来的钱不够妹妹在城里念书的花消,最后在乡里的帮助下,在村东离村子半里远的地方办了个养猪场,到妹妹高中毕业考大学那年,她养的猪已经达到四五十口了,到妹妹大学毕业的时候,她的猪场的猪存栏数已达到二百多口了,成了全县有名的养猪大户,成了劳动致富的典型,先进事迹被登在报纸上。而且找了一个城里的名叫刘浩篇的年轻人做了女婿,她俩是在县里开劳模代表大会上认识的,那时候,刘浩篇是城里一家鞋厂的厂长,小伙子英俊潇洒,风度翩翩,讲起话来就像卖瓦盆的,一套一套,认识半年就结婚了,结婚的时候,县里乡里都来祝贺,热闹的可以,可是婚候不到半年,刘浩篇的鞋厂就垮了,原来他那鞋厂是靠他那个当银行行长的父亲贷款办起来的,可刘浩篇根本就不是个搞企业的料,把个鞋厂搞得乱七八糟,欠银行的几百万贷款还不上,只好宣布破产,最后鞋厂被法院给拍卖了,当行长的爸爸也给他气死了,现在就整天待在王小丫的猪场里,像猪一样,每天就是吃饭睡觉。

2

王尼娜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命令姐姐找人给她把西屋的土炕拆了,买了一个带西梦思床垫的单人床摆在那儿,支使姐姐雇人给她把西屋窗户换了,顶棚换了,墙壁粉刷了。然后就每天躺在床上不是用姐姐给她买的手机到处发信息,就是耳朵里塞一个小玩意,听录音机,再不就是对着镜子洗了抹,抹了洗,更多的时候是摔摔打打的跟父母怄气,嫌母亲做的饭没有味道了,嫌家里太脏了,要不就林黛玉似的无缘无故地掉眼泪,怨恨自己出生在山沟里,怨恨自己没有一个当官的好爸爸。母亲看着闺女心里不舒坦就说:“二丫呀,你心里麻烦就上街溜达溜达,跟村里人说说话。”没等母亲说完,王尼娜就把眼一斜楞说:“什么二丫二丫的,多难听。——就你们这里的街,有什么溜达的,一迈步,不是牛粪就是猪屎。村里那些老娘们,甭说让我跟他们说话了,看见我就恶心,一个个土里吧唧的,一身臭酸菜味。

姐姐王小丫也为妹妹的工作犯愁,有一次,她对妹妹说:“今天我到乡里办事,遇见乡中学的唐校长了,他说他们的一个初二语文老师病了,想找个代课的,我就把你的事儿说了,他听了很高兴,同意你去,一个月五百块钱,钱是不多,不过咱也不是为了那几个钱,咱主要是先找个干的,我看你就先去那儿干几天吧。”没想到王尼娜说:“我从来就瞧不起教书的,挺大个人整天同一群浓带弧黜的孩子在一起,多没劲。”不过在姐姐的好说歹说下,王尼娜最后还是同意了。没想到,去了还不到一个星期,又回来了。问她为什么,她也不说。后来王小丫在乡里碰见唐校长问起这事,唐校长摇摇头,摆摆手说:“没曾想,现在的大学生就这样,连个字也写不整,上课东拉西扯,还挺牛气。”原来王尼娜才上了三节课,学生就集体罢课不干了,没办法,唐校长只好叫她回来了。

 1/4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