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文:襄阳牛杂面

推荐人: 来源: 时间: 2016-11-02 14:05 阅读:

拳王的文字很有趣,引经据典,借古讽今,看似东扯西拉,不着边际,实则寓意暗藏,非过来人不知其中味。他自封严肃作家,实为玩笑大家。多种联想,灵活随机、信手拈来的修辞格,运用时似乎漫不经心,却看得出功夫老到,游刃有余。之前看到他的毛氏红烧肉一篇,妙趣横生,读之忍俊不禁,大为过瘾,转发到空间里,却被网管认为有违讳不准发表。今看到这位锅子写襄阳牛杂面文,倍感亲切,虽叙说多处与事实不符,例如面条制作并非刀削,乃是机压;襄阳早餐面条唱主角,面条伴侣-黄酒须臾不可少,襄阳应时黄酒大约全国只有襄阳才有,和碱面条酸碱中和,食之美妙无比,却被忽略;又说在咖啡馆和本地髦宿交流,一错襄阳风俗老人休闲没人去咖啡馆,二错髦宿说法,当为耆宿。一眚不掩大德,文字太好,所以转发。

作者:MC拳王

丈八矛埋进了衣冠冢,青龙刀削起了碱水面。羽扇纶巾成绝响,人间空余双股剑。

老关已经很老了,差不多和这座城市一样老。

老关在襄阳经营着一家面馆,主营牛杂面。牛杂面是襄阳的特色,传说560万襄阳人每天早上要吃掉830万碗牛杂面,人均1.5碗,考虑到部分食量恢弘的襄阳人一次就要吃三到四碗,那么从数学上看,必然有人一碗都不吃,而是吃别的东西当早餐。老关把这部分人称作“襄奸”。

我劝老关不要这么极端,人家可能是素食主义者、印度教徒、高血脂患者或者爱牛人士。我说你们襄阳人每天要吃掉1000万坨牛内脏,你们有没有考虑过牛的感受?

老关沉痛地说,这就是襄阳牛杂面为何要放大量辣油的原因。我问这二者有何联系?老关说吃了那么辣的面下去,2小时后你拉肚子恨不得把肠子都拉出来,这时你就能体会到屠宰场里的牛的感受了。区别在于牛是剖腹产,你是顺产。

“我宁愿剖腹产。”我唏嘘道,竖起大拇指,连夸襄阳人民克己复礼。

我在2012年的冬天去襄阳出差,老关的面馆正好在酒店楼下,我每天早上都会去他的面馆吃一碗牛杂面。老关的牛杂面是典型的襄阳做法,碱面过水后用油拌好,放在柳条簸箕里过夜。第二天不到5点老关就会起床熬制牛油和红汤,等到食客上门,就用竹篓子装上一把碱面,放到沸水里抖动。-------这是襄阳人煮面的秘诀:抖面。而老关则是个中高手,他的身体纹丝不动,全凭手腕发力,竹篓沉稳得惊人,汤汁从不外溢。-----一看就是年轻时从事过某种高强度的手部运动所赐。这里的顾客里有接近一半都是冲着老关的抖面功夫而来,他们一边感叹着老关的神乎其技,一边鄙视着其他面馆的师傅,说他们抖面时浑身激灵,就像在抖尿。

也许是面在汤里的抖动速度较快,根据狭义相对论,顾客们总觉得时间过去了很久,有些面馆耄宿坚称自己坐在这里,看老关抖了一辈子。我猜测他们是患上了长期记忆缺失,------和阿尔兹海默症相反,他们只能保有短暂的近期记忆,所以他们认为自己的全部人生都是在老关抖面中度过的,这真幸福。

被老关用独门绝技抖出来的碱面,不同于北方手工面的坚韧有余,他的牛杂面柔中带脆、软硬胶合,嚼起来特别带劲,无论是刚长出乳牙的幼儿,还是戴着假牙吃饭的老人,都对此面的口感口交称赞。荆襄地区经常有产妇坐月子时派人来请老关去家里抖面,但老关是个老派的厨子,他只愿意在自己的面馆里抖,他说他绝不离开襄阳,I belong here. 弄得产妇们莫名其妙。

周末的时候我闲得慌,就跑到附近的咖啡厅里和当地耄宿闲聊。耄宿们的记忆力确实存在问题,经常为了一些小事争执不休。例如一个耄宿告诉我,老关的面之所以好吃,抖得好尚在其次,关键在于他削面的功夫。老关的面是自己一刀刀削出来的,不像其他面馆用压面机。但老关从来不在外人面前削面,这大概是一种不传之秘。另一个耄宿说那面根本不是老关削的,他坚称自己曾经在某个夜晚看见面馆里供奉的财神爷关公下凡了,青袍绿帽,手持饮血无数的青龙偃月刀,将面团细细削做面条。

“胡扯!老关是党员!怎么会供财神!”一个耄宿怒吼道,据他分析,是列宁下凡削的。

耄宿们吵到最后,谁也无法说服谁,然后就挥舞着拐杖、痰盂之类的随身物品开始动武,我劝都劝不住,只能挺身而出,说我今晚带领大家前往面馆一探究竟,就知道下凡的到底是关公还是列宁了。

 1/5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