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挂念

推荐人: 来源: 时间: 2017-01-09 23:36 阅读:

友人与我有半个世纪的情缘:同窗共读、患难与共、喜乐同享。尽管后来天各一方,距离隔不断友情!起初书信往来,后来电话联系,我们无话不说,从谈男朋友到儿子的婚事、孙子的学业。

一直以来,我知道她心中挂念着一个人。虽然我从未见过,却知道那人英俊潇洒、聪明过人。

那时候,我们四条长辫,两席长裙,素面朝天,并肩走在大街,自在潇洒,很以为自己前程远大,将来有一位“白马王子”在前面等着。事实总不如想象那么简单,正如歌中唱道:“没有风雨躲得过,没有坎坷不必走。”事业、婚姻、生活,皆如此。

女大当嫁。她比我年长三岁,有人开始给她介绍男朋友了,可她不屑一顾。有一天,她悄悄对我说:“这次人家给我介绍了个大学生,比我大五岁,个子不高。爹爹说,他属牛,人老实。”我点点头,看看她,脸上不见喜气?她略一迟疑,呑呑吐吐地说:“我有个远房表哥,从前因他家离镇远,小学、初中在我家住。他特聪明,上学不费劲,放学从来不复习,却年年考前三名。我父母都喜欢他。”我想打趣:“哎哟!青梅竹马,你早有梦中情人,却不告诉我。”看她恹恹的,把话咽了回去,好奇地问:“他长得啥样?”“大眼睛、高鼻梁,个子蛮高的。”“那你们为什么不……”“没办法。去年他家托人来说亲,爹爹开始挺高兴,要了他的生辰八字,让算命先生看。那个算命的人说,他属虎,我属羊,“羊入虎口”不吉利。于是,爹爹和我说了半天,回绝了他。”我叹了口气。有什么办法?她是独生女,母亲去世得早,父亲把她视为掌上明珠。明摆着,她父亲怕她将来生活得不好才回绝的。可那不过是一种说法,一种迷信啊!她抬起头,若有所思地说:“前不久他从北京回来到我家,说话更有分寸,人也更魁梧了。”我不无遗憾地问:“他工作了?”“是的,清华大学研究生毕业。”“哇!很优秀。他这次来,对你怎样?”“挺好的。坐了一会,饭都没吃就走了。”

默然,替她惋惜,为他难过。属牛属马、属虎属羊,与情感的深浅、婚姻的美满,有关系吗?

终于,她听从爹爹的话与属牛的先生结了婚,婚后夫妻还算和睦,日子就这样平静地过。

从此,在她跟前,我不敢提属虎的那位。但是,我却一直知道他的行踪:他结婚了,娶了个农家女;他在保密单位工作,很出色,是技术骨干;他生活艰苦,夫妻两地分居,轻易不回家;他有了一儿一女。改革开放后,他出国考察讲学;他妻子总算以科技人员家属身份去了他工作的地方;他享受了第一批国务院特殊津贴……点点滴滴,都是她多年来断断续续告诉我。

我明白,她心里一直挂念着他!

一次我探亲回家,她突然告诉我:“他很不幸。去年出国回来,刚下飞机便晕倒了,脑血栓,很严重,已经瘫痪。”我大吃一惊:“是吗?当初你幸亏没……”“才不呢,假如我与他结了婚,也许他不会得这种病,不会瘫痪。我会好好照顾他的。” 她静静打断我的话。无语。也许是的,她是持家能手,家里家外打理得整整齐齐,平时注意营养,很会做菜,每次带着老公儿子去她家,儿子总夸干妈做的菜好吃,狼吞虎咽的。老公也说,你怎么就不向你朋友学习学习做菜?我耍赖:是的,我不会做菜,天生笨蛋!

最近一次去看她,她告诉我:“几年前他回来了。不知怎样了?也不敢去探望。”

老公与他是小学同学,从小在一起玩,听说了他的情况,也想去看他。无奈他家在农村,又没有确切地址,一直没能实现这一心愿。最近我们去他家所在乡村,便决定无论如何去打听、探望一下。说实在,我也想见见这位从未谋面的属虎人。一路问讯,终于找到他家。房子是新的,空空荡荡,他就睡在楼下靠窗一张小床上。隔窗,只见被窝不见人;叫门,无人答应。门虚掩着,我们闯进去。天哪!我无法形容自己第一眼看到他时的惊愕——与我想象中的他,相去实在太远——他骨瘦如柴、形容枯槁,毫无知觉地昏睡着。老公伤心得几乎落泪,不忍看,却还要看——躺在那里的人,与他心目中机敏挺拔,风度翩翩的同学判若两人。

病魔把他折磨得太久太久!

过一会儿,他妻子、女儿回来了。从他女儿脸上能看到当年他的模样,大眼睛,五官端正。他妻子说,他已经二十六年不能起床了。手术后第一年一直昏睡,后来终于醒了,却不能说话,不能吃饭,更不能自己大小便。那么聪明的一个人,命运却如此不济!过一会儿,他醒了,看到我先生,似曾相识,却说不出话,只能“啊,啊。”地发出声音。问他妻子:“他还认识你吗?”她说:“他把我唤作“姆妈”。”也许,他的意识已经错乱;也许,他真的把妻子当作了母亲——二十六年来只有她,一直陪伴在他的左右。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