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的水碾房

推荐人: 来源: 时间: 2017-08-30 09:22 阅读:

  你见过水碾房吗?在我的记忆中,我们生产队就建过两处碾房。一处是建在孝溪水库大堰的水渠上面,已经拆除好多年了,一处现在都还耸立在机耕道边,只有石头墙和瓦屋面,里面的物价都全部被拆除了。

  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我们这里的农村没有安装上电线,水碾房就是村民们加工大米、小米,磨玉米等粮食的地方。在我们生产队未建碾房前,我们寨子要碾米,是挑到寨盼或上马墩去碾的。

  在山区,因为碾房需要水来冲水车转动,河边、小溪沟里,凡是有水的地方,大多都能看到过它的存在,只要有小溪、小河的地方,都有可能建碾房,因为这些地方最适合修建碾房了。

  盖上几间茅草盖的屋,或者是瓦房,房子周围的墙体一般都是石头砌成,屋里有一个大石碾盘,有风车、木榨、柴火灶、用竹块和硬木做成的类子等物价。类子安在楼板上面,有一个大大的水车就安在楼板下面,水槽的闸门一放水,水车转动起来,通过齿轮带动两根传动轴转动,一根轴是带石碾在碾槽里滚动着作圆周运动,一根轴是带类子旋转将谷子的壳磨破,粮食经过碾房中的几道程序之后,才能进入人们的口中。

  碾房的位置一般是选在小溪或河流上游或下游水流较急、水位落差较大的地方。

  在河中或溪水修一条简易的拦河堤或修一个蓄水池,挖掘一条引水用的水渠,造好水闸门。搬来石匠打好的石碾子,搭好桩子,砌好石槽,再架好水车。一切安装就序,一放水,水车带动连轴,石碾子便“咕噜咕噜”地转起来了。人们把谷物放到石槽里,转动的碾子一圈一圈地滚动,把谷壳压碎成糠粉,露出光亮的米粒来。

  后来长大了我才明白,人们之所以离不开碾房,是因为如果没有它,收来的粮食就到不了人的口中。所以一个寨子或几个寨子至少也要有一个碾房。如果你是个赶路的人,不想去村落麻烦别人,而水碾房里恰好又有人守着的话,你可以进去歇歇脚,喝一口热水,顺便和碾房里的人聊聊天什么的。如果天黑了,又赶不上路,还可以在碾房里借住一宿,守碾房的人对你那绝对是以诚相待的,还要顺顺当当供你一餐便饭,用现在的话来说,找这么个免费的旅店你还嫌啥不好呢。

  水碾房是聚集人气、谈天说地的地方。冬天,碾房里会有一堆熊熊燃浇的木炭火,或者是煤炭火,大家围着炭火,坐成一圈摆龙门阵,夏天,河风吹拂,凉风习习,碾房又是一个乘凉的最佳地方。

  寨子上许多爷爷奶奶、叔叔婶婶、大姑大姨们,或肩扛或背着一袋袋的粮谷来碾房,不管是春夏还是秋冬,趁着那一档子空闲时间,听着发出吱吱呀呀声响的水车,看着咕嚕咕噜转着的大碾子,聊起一些有趣的事儿,各寨子许多新闻、轶事趣闻都能在此听到,大家时而哈哈大笑,时而又交头接耳。于是,很多古老的故事、新鲜的传闻,就从水碾房里流传开来。

  上马墩守碾房的吴大伯,自从老婆病死之后,一个人既当爹又当娘,抚养着他的儿子,那时从重庆来的知青中,有一个女的,人长得白白净净的,大大的眼睛,是一个漂亮的姑娘,她被生产队长安排来碾房做帮工,一来二去竟对比她大二十多岁的吴大伯,产生了爱慕之情,尽管吴大伯拒绝,并请人劝她,还把他的儿子介绍给她,但女知青就是一口咬定,非吴大伯莫嫁,最后吴大伯只好娶了这个女知青,成就了一段老夫少妻的佳话。

  水碾房那些故事一般都是属于大人们,小孩子们是不能随便进水碾房的。偶尔有胆大的小孩悄悄溜进去,结果让守碾房的人看到后,都会被骂出来。据说,很久以前,有一个年轻媳妇带着自己的儿子去碾房碾米,调皮的儿子在碾房四处乱窜,由于大人的疏忽,小孩不小心扑到了石槽里,等到有人发现,跑去关水闸,石碾盘虽然不转了,但那孩子却已被挤得血肉模糊面目全非了,这个年轻媳妇当既晕了过去,醒来之后便发疯了。

  有的水碾房又可以榨油,榨房很简陋,有炒菜籽、碾菜籽、榨油等工作间,除了炒籽的锅台,榨油间有两根水红树制成的油榨,榨架连榨身高5尺许,有两丈多长,浑身透着乌黑的光泽,堆着笼料的稻草与箍饼的铁圈;每年秋冬,农活稍闲,各寨子的生产队长与守榨房人员约好时间,错开时间将各种油籽挑到这里,分类打榨成油。可加工的有茶籽、桐籽、油菜籽等油料作物。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