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美文欣赏 > 经典美文 > 碧落赋

碧落赋

推荐人: 来源: 时间: 2017-08-30 18:19 阅读:

  碧落赋

  吾曾山河不顾,只为博君一笑。

  吾曾离家千里,只为与君一晌。

  吾曾偏居一隅,只为避君不见。

  吾曾转山转水转佛塔,只为忘君薄念。

  吾曾为君痴,为君癫,为君狂。

  而今,山河破碎,城春木深。再见,萧郎是路人。

  你曾为我折三千红玫,与我把酒月下,吟诗作画,共赏芳华。月上中天,蝉鸣缱绻,君执剑,临风而舞,翩翩公子,不似俗尘。回眸一瞥,流光失色,万物生。静坐一旁,为君煮一壶清酒,我心悠悠。

  你曾为我低头弯腰拭鞋头,不惧旁人不惧羞。你说得汝于此,夫复何求。你可知只此一言,便抵过世间无数荣华,雕梁画栋不及你青衫墨发。

  你曾暖我指尖薄凉,不顾寒冬不顾霜。你说女子如此,怎堪心疼。轻抚指尖,点点余温暖入心,滴滴情意覆眉头。望之沉沦,如墨泼香,点点晕染,画卷长存。你看,江山如此多娇,却不及你低眉浅笑。

  你曾为我洗手作羹汤,暖阳入室,不再彷徨。背影如山峦,青衫似松柏。回眸一瞥,吾便以为从此心之所安。吾曾尝遍山珍海味,却不曾食过民家小炒;吾曾高居堂上,却无一人敢与吾谈天说笑。今夕何夕,就此余生。不曾想过此情此景,吾之幸甚!掩面低睑,一行清泪入碗,抬眉,细碎星光照影来。愿山河壮丽,世人无忧;愿得此良人,余生无愁。

  你曾许我一身红妆,不惧容颜迟暮,不惧白发苍苍,不惧余生冗长。待得年少已远,风华正茂,倾城雪下,便与我执手余生,共赴白头。你不知情深似海无所求,不需你功成名就,只需你一诺,便可为君挽长发,从此洗尽铅华,勤俭持家。

  而今,斯人远去,故人长绝。一场绚丽烟花,一场盛世繁华。凋零,只余满目苍夷。此时方知,过往不过一场镜花水月,繁华过后终成殇。

  你曾为我折三千红玫,不为美人何其多,佳人难再得。指尖薄血只为博一丝不舍。

  你曾为我低头弯腰拭鞋头,不为视若珍宝不舍尘埃,只为人来人往惹人现。

  你曾暖我指尖薄凉,岁月深深难自量,一米阳光一树芳。你知不可急切,此番思量。

  你曾为我洗手作羹汤,江山万里,仆人无数,却无一人与吾同食,无一人与吾嬉戏,无一人为吾心系。行过处,满院无声。虽高,却寒也。

  你曾许我一身红妆,使吾疑虑消。当吾满心欢喜,终以为见月明,尔却以吾之名,识万朝贵。以卿之才,不过寥寥数月,所求尽在掌中。当十里青荷盛开,一纸婚书现眼前。然君是你,妻为谁?十年相随,青梅是之也!真乃可悲,可叹、可笑、可耻也!

  尔非良人,何苦痴缠。三千浮世在吾眼,万千俗事皆放开。红装一袭入火,清酒十壶入喉。从此,天地为证,碧落黄泉,与君决绝。不怨,不恨、不妒、不念。浮生若梦,梦醒成空。笙歌一曲,曾经相送。

  吾曾为君痴,为君癫,为君狂。

  而今,天涯两路,永不相逢。

  笙暮夕。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